六合开奖记录

主页 > 新闻资讯 > 公司新闻 >

作为全球第二大经济体的中国被寄予厚望

2017-12-22 公司新闻
  第11届世界贸易组织(WTO)部长级会议近日在阿根廷落下帷幕。与以往不同的是,此次会议没有达成任何承诺或是宣言,“失望”的氛围弥漫在布宜诺斯艾利斯的上空。在对全球贸易没有实质共识的情况下落幕,此次惨交白卷的部长会议凸显了WTO现今的尴尬处境。2008年全球金融危机以来,世界格局发生了巨大变化,基于WTO规则的国际经济秩序也受到各方的影响和挑战。近年来,民粹政治势力在美欧国家的逐步抬头,使得反全球化思潮愈演愈烈。从英国脱欧到特朗普的“美国优先”,无不使全球多边贸易体制备受挑战。
 
  据法新社报道,在本次会议期间,只有欧盟和南方共同市场的自由贸易协定谈判有所进展。原先被认为很有可能达成的由印度提出的渔业协议最终也归于失败,而近年来的贸易部长会议大多鲜有成果。对于多边谈判进程艰难的现状,对外贸易经济合作部世界贸易组织司原司长何宁称,其根源在于缺少“领头羊”。何宁表示,WTO早期成员国较少,又以美国、欧盟、日本和加拿大四国推动为主,因此协议谈判推进较为顺利。但如今WTO已成长为拥有164个成员国的巨大组织,成员国的不断增加冲淡了传统四国的话语权,加之各国间利益存在较大分歧,同床异梦使得WTO议题的推进变得十分艰难。
 
  何宁进一步解释称,尤其是发展中国家,在各自的经济发展过程中遇到的困难差异性较大,不像发达国家问题相对一致。发展中国家在世贸中声音渐强,但各自诉求又有所不同,犹如一盘散沙,使得WTO中分歧更难以达成共识。这是由于各国间经济发展水平不一致导致的,是多边贸易体制必然会出现的问题。而如今,美国刻意“缺位”造成的权力真空使得问题更加明显。
 
  此外,世界经济近年来发生巨变,数字经济、人工智能的蓬勃发展给投资贸易带来很大变化。各国对于WTO的诉求有所转化,在这样的情况下推动旧议题达成显然困难重重。商务部国际贸易经济合作研究院原院长霍建国表示,在旧议题很难推动的情况下,WTO议题需要更新,以解决现阶段经济发展的现实问题。中国国际贸易学会中美欧研究中心主任何伟文也表示,用新议题激活WTO不失为一个好的方式,例如,数字经济发展下的知识产权保护和环境保护方面议题。
 
  美国总统特朗普自上任以来多次表达对于多边贸易体制“不感兴趣”,要以双边协定取代WTO的言行比比皆是。就在不久前APEC岘港峰会上,他又再次重申要改多边、区域贸易协定为双边协定。不只是美国,近年来,各国自贸区发展得火热,双边自贸协定推进顺利,让人不禁思考“多边”真的会被“双边”取代吗?
 
  何伟文认为,多边体制是经济全球化的上层建筑,而经济全球化的趋势是不可改变的,因此多边体制是不会被取代的。现今全球贸易在不断发展,海外投资不断增加。贸发组织数据显示,2016年全球跨境直接投资17500亿美元,2017年达到18000亿美元。今年贸易增速复苏再度超过GDP增速。从这些角度来讲,全球化仍在不断发展,并不会因为某些政策的改变而动摇。
 
  何宁表示,近年来,贸易区的火热发展与多边贸易体制推进遇到困难不无关系,正是因为多边协议推进缓慢才引起了双边协议签订的热潮,一旦多边贸易好转,双边贸易的热潮将会退去。原因在于双边协定耗费的成本远大于多边协定,但其作用与影响力远逊于多边协定。对外经济贸易大学国际经贸学院教授卢进勇表示,双边、区域贸易的促进作用并没有想象中大,双边不只会对多边造成冲击,也会形成贸易保护主义,对协议外的第三方造成贸易壁垒。卢进勇认为,由于加强外交的需要,目前许多双边协定政治意义大于经济效用,其对于贸易的促进作用远不及多边体制。
 
  不仅如此,对于美国可能退出WTO的“暗示”,专家普遍认为,虽然特朗普高举双边贸易大旗,但美方代表在多边会议上的活跃表现显示,美国在加强双边的同时,并没有放弃多边贸易体制。卢进勇指出,美国是多边贸易的受益者,并对多边贸易规则有着巨大需求。
 
  面对美国目前在WTO中的缺位,作为全球第二大经济体的中国被寄予厚望。在会议期间,有很多国际代表就明确表达了他们对中国积极参与和推动多边贸易体制的期待。面对这种呼声,商务部欧洲司原司长孙永福认为,中国加入WTO已16年,但还处在学习的阶段,从明白规则、理解规则、遵守规则到参与规则的制定是一个循序渐进的过程。现阶段中国是WTO的参与者和贡献者,要参与全球治理,中国需首先修好“内功”。中国现阶段应着眼于加强国内管理体制建设,切实履行世贸规则。
 
  何宁表示,国内市场需要降低准入门槛,进一步开放,以提升中国在国际贸易中的话语权。十九大报告提出“推动形成全面开放新格局”。开启进一步走向世界、发展更高层次开放型经济的新征程。何宁举例说:“近期我国调降187项商品的进口关税,相比此前3次调降消费品进口关税,此次覆盖范围更广、降税力度更大,这就是好的开始。”
 
  对于中国在WTO中应持有的态度和策略,霍建国认为,中国作为最大的发展中国家,应当站在发展中国家的立场上,维护发展中国家的利益。同时,何伟文表示,随着经济发展水平的不断提高,处在经济过渡阶段的中国在世贸中的诉求也产生了变化,中国应与发达国家加强沟通,挖掘共同利益,真正做到双赢。
 
  此外,孙永福提出,想要在WTO中起到更重要的推动作用,就需要在世贸中有充足的人才储备,而在这方面我们做的还不够。他表示,目前我国在国际机构中人才储备是明显不足的,相较于印度等国,我国在较高工作层级的人员极少。另外,国内的人员培养也十分重要,能适应国际舞台的全球性贸易人才在国内还属稀缺资源。